王老菊-奴隶阿飞-小酒店老板

小酒店老板


斗转星移一指间,烂柯菩提逾百年。荣辱俱与春秋变,归来成败不少年。

斯昆以北,大漠以东,旱地叠峦,荒无人烟,唯有一间酒馆。老板其龄五十有二,距初见阿飞,已有三十余载。今霜雪上鬓角,凌风皱眉额,然长有熊虎之姿仪,不见衰颓之体态。不惑之年得子,通四书,晓六艺,擅诗书,皆以为奇才。

是日,其子问曰:“闻阿父相熟盗圣,互为莫逆,亲如手足,儿不知真假,全待阿父解惑。”

其父缄默不言,首肯而已。

惶惶如雷霆霹雳,百击而贯脑,靡靡若千虑缠丝,万结而难分,是欲思不得果,欲言不得句。

良久稍静。

其子言:“盗圣阿飞,江湖闻名,侠胆柔肠,行侠仗义,凡女子愿为其妻妾,凡男儿皆视其长兄,小子仰望之,阿父何瞒也?”

未待其父作答,又问:“时人言,其行如蛛蚁掠地,立若砗磲含珠,真否?”

“其身带木箱有四,背囊有三,共千百斤也,真否?“

“其伸手如风驰电掣,抬步如猫过屋脊。行窃为人所见,细查之,背囊赃物一瞬不见,再查之,浑身衣物骤然消失,皆以为鬼神助也,真否?“

“有盗贼忍者百二十,结伙欲杀之,却困于未建之屋;有长颈凶兽欲食之,为其驯服,困于两床尺寸之间,不敢稍动。真否?“

“其有替身,咋哇鲁多,暂停时间,谋划世事,故常料敌机先,后发先制。真否?“

口中百问未尽,胸中千疑又来。然虽有江河千万,终为其父一言所止。

“人皆以抬头挺胸为自尊,他独以跪立抢地为常态,你可知为何?“

“小子不知,望阿父解惑。“

其父目光恍惚,望向门楣,昔日身影似犹在,抬头眼中竟已噙满泪水。

“那日初见,其衣不蔽体,食不果腹,身兼重伤,有奴隶之印记,又为人通缉。然谈吐间如有江河倒灌,行迈中似闻山峦崩摧;眉眼里是星辰万里,心胸间有博爱无垠。吾亦奇之,问之。”

“何答耶?”

“其言曰 ‘苍天无情,众生倒悬,吾何以视之乎;大道不行,黑白倒颠,吾何以为人乎。’“

“吾惊,又问,‘尔要以此姿仪,苟活一生耶?’“

阿飞曰:“大义不行,誓不当人 “